当前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联合全域作战指挥控制概念进驻美军条令

发布日期:2021-09-14 01:18   来源:未知   阅读:

  2020年3月5日,美国空军柯蒂斯·李梅条令制定和教育中心发布《空军条令说明1-20 美国空军在联合全域作战中的作用》,首次将联合全域作战(JADO)和联合全域指挥控制(JADC2)写入空军条令,标志着美国空军在JADO/JADC2发展上进入了新的阶段。本文编译了《条令说明》全文,从中可以一窥在未来联合全域作战背景下,美国空军在OODA各环节中意图发展的能力。

  联合全域作战(JADO)是美军继多域作战之后最新提出的作战概念,旨在陆、海、空、太空和网络空间的所有五个战争领域展开新型的协同作战,与全球性竞争对手在各种烈度的冲突中竞争。2020年2月,美参联会副主席约翰·海顿表示,JADO是美军未来整体预算的重点,将赋予美军无法比拟的作战优势,美军应努力实现该概念,以在未来冲突和危机中无缝集成该能力,有效指控全域作战。

  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JADC2)是实现JADO概念的核心。JADC2计划于2019年由美国联合参谋部发起并成立JADC2跨职能团队,目标是通过实现传感器、通信系统和数据的融合,让陆海空各平台与武器之间共享目标数据,确保美军做出最有效、最致命的威胁响应,将美军的“联合能力”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JADC2联合跨职能团队的首要任务是集中管理各个军种的JADC2工作,确保所有军种朝着同一个方向努力。联合参谋部认为,JADC2仍处于起步阶段。美军当前的目标是确定如何从概念进展到制定政策、联合条令、联合需求、顶层研究和开发战略以及一致的采办战略,以最终实现JADC2并服务于作战司令部的联合作战人员。

  美国空军条令是空军作战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作战条令的更新与发展有赖于作战概念的稳定与成熟。自2019年夏季以来,在联合参谋部下属的联合需求监督委员会(JROC)授权下,美国空军牵头各军种在内利斯空军基地的影子作战中心开展与JADC2相关的联合技术测试,并于2019年12月中旬组织开展了名为“跨域1号”的JADC2能力实验。从研究、军事演习和收集到的观察结果表明,美国空军认为有必要为进行联合全域作战提供明确而全面的条令框架。本次的条令说明为美国空军制定联合全域作战条令提供指导,建立了制定联合全域作战条令的工作定义和框架。

  在技术进步和全面普及时期,大国竞争的重新出现削弱了美国的相对军事优势。我们对手的各种能力和作战方法在不断发展,以求回避和反击我们的优势。为了制止对手并在必要时击败对手,美国空军必须为联合全域作战(JADO)做出贡献,以在所有作战领域迅速感知、指挥与控制、选取目标以及支持各种作战行动(2018年美国《国防战略》,[非密摘要])。

  美国空军条令认可联合全域作战的重要性。“跨多个领域正确地应用协调各个领域军队所产生的效果会大于单独应用各个领域军队的效果”(空军条令第1卷,基本条令)。但是,最近的研究、军事演习和收集到的观察结果表明,有必要为进行联合全域作战提供明确而全面的条令框架。

  本条令说明为空军制定联合全域作战条令提供指导,建立了制定联合全域作战条令的工作定义和框架(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手册第5120.01 A号,联合条令制定过程)。本条令说明包含了不断演变的条令主题概述,并为空军人员提供在连续冲突中编纂最佳实践的起点。空军各部门主要通过在、从以及通过空中、太空、赛博空间和电磁频谱(EMS)领域开展作战来支持联合全域作战,以实现所有领域作战的效果融合。

  领域:具有共同和独特特征的活动或影响领域,部队可以在这种领域中发挥联合职能。

  联合全域作战(JADO):包括海、陆、空、赛博空间、太空领域以及电磁频谱领域的作战。联合部队在所有领域中采取的作战行动,已整合到作战规划中并在执行过程中以所需的速度和规模同步开展,以占据优势并完成任务。

  联合全域指挥控制(JADC2):关于决策的艺术和科学,可将决策迅速转化为行动,并利用各个领域的能力以及与任务合作伙伴的协作,在竞争和冲突中均占据作战和信息优势(基于JADC2跨职能团队章程/参考术语)。

  信息优势:应用信息能力,包括太空、赛博空间、电磁频谱和影响力,从而产生支持全域作战的相对优势。它包括密集瞄准对手的指挥控制、情报、监视、侦察和目标选取。在决策周期中,信息优势提供了从所有领域获取、处理和呈现与背景相关信息的能力,从而比对手更快地采取行动。

  所有领域的作战都变得越来越相互关联、相互依存和富有挑战。反介入和区域拒止威胁、机动自由减少以及先进技术的迅速普及,对空军未来有效作战的能力构成了挑战。美国空军将需要在多个领域中融合整合效果,以使对手反应复杂化或无效化的节奏,让对手陷入困境,并促使联合部队能够在对手的决策周期内作战。

  空军目前已参与联合全域作战;但是,此类作战主要是在宽松的环境中开展的,并且不受持续对抗过程中竞争作战环境可能存在的压力影响。支援能力无法充分互操作,并且流程不够敏捷,无法以所需的规模和速度来满足预期的未来作战环境需求。

  美国空军对联合全域作战的贡献使得这一军种内部的作战行动协同配合,并确保空军各部门以可以在所有领域有效整合的方式向联合部队展示能力。联合全域指挥控制在概念上等同于单一军种的指挥与控制,但为所有领域的指挥与控制提供框架、连通性和基础结构。本条令说明将使用联合全域指挥控制(JADC2)来指代联合全域作战(JADO)的指挥与控制(C2)。

  联合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军事部门的人员参与的活动、作战、组织等(JP 1,美国武装部队条令)。联合作战由联合部队指挥官(JFC)领导。从历史上看,每个军种都积累了专业知识,并在某个主要领域内作战。在当前的条令中,通常为每个领域(海、陆、空以及越来越多的太空和赛博空间领域)任命一名指挥官,以监督在该领域中、从该领域以及通过该领域产生的效果。这确保了在每个领域内实现统一指挥和统一工作,但是也倾向于在该领域下级指挥节点中开展“烟囱式”作战。这会使指挥官和参谋人员主要集中于他们的指定领域。目前,空军向联合部队指挥官提供对其作战极为重要的领域专业知识。联合部队指挥官通常是从在主要作战领域中占优势的军队部门中选出,他们根据各自领域的专业知识制定一种作战方法,以创造并维持联合部队取得成功的条件。然后,在联合部队指挥官的指导下,各部门将根据各自领域的专业知识制定综合计划,为联合部队指挥官的作战提供支持。最初的“烟囱式”作战可能会延迟整合,从而限制各个领域活动之间的协同作用、产生漏洞并降低动态利用机会的能力。

  联合全域作战需要一种不断发展的方法,以在出现机会时能充分利用机会,并提供灵活、快速响应的防御。指挥官应该从开始规划过程时就考虑所有领域,并有权在整个执行过程中协调动态的全域任务再分配。这需要转变规划和执行模式。无论军种或领域隶属关系如何,指挥官都应有效利用所有领域的部队力量和能力。

  领域的整合不足在部门规划和作战中也很明显。在历史上,空军主要通过空中领域使用空中力量,而太空和赛博空间的能力则处于辅助地位。美国空军对联合全域作战的成功贡献取决于所有领域对整合后空中力量的使用-“通过控制和利用空中、太空和赛博空间来呈现军事力量或影响力以实现战略、战役或战术目标的能力”(第1卷)。

  美国空军为联合部队提供空中、太空、赛博空间和电磁频谱领域的协同效果来对抗对手。这种能力必须可扩展以对抗均势对手。联合全域作战应该支持在数百小时内与数千个目标交战。

  成功的联合全域作战需要比对手更有效地适应的能力,同时降低对手的适应能力。OODA环(观察、判断、决策、行动)最初是由制空权理论家约翰·博伊德(John Boyd)提出的,是一种取得空战胜利的决策过程。博伊德的理论见解着重于身体和认知因素如何创造优势,在战争中对抗思维、适应能力俱强的对手。OODA环描述了控制认知和行动过程的节奏,并在最适当的时机正确选择适当的行动来击败对手。这种自适应反馈循环的理念是联合全域作战不可或缺的,虽然提高适应和行动的步伐很重要,但提高速度并不是唯一的目标。联合全域作战的一个主要挑战是将大量的多源数据转换为支持行动的情报,从而使领导者可以通过根据这些信息进行观察、判断、决策并正确采取行动来推动作战。

  “未来作战的胜利将更少地取决于个人能力,而更多地取决于联盟领导人利用...的互联网络综合实力

  我所说的是一种完全网络化的力量,其中每个平台的传感器和操作员均互相连接。

  目标是[进行组合]以使我们的对手陷入多重困境,从而彻底击败他们...。更好的结果是……将[联合全域作战]改善到这样的程度,即鉴于其会给我们对手带来如此多的困境,以至于他们从一开始就选择不与我们作战。”

  在联合全域作战中,感知(观察)是一项持续不断的工作,为多个决策环提供馈送。当前的流程无法在所有领域感知活动中充分整合。各个领域之间的交叉提示和融合收集活动将能够构建作战环境的全貌。例如,从空域收集的情报可用于塑造赛博空间收集活动,反之亦然。目前,跨所有领域感知战场的能力依赖于数量相对较少的昂贵高科技专用系统。空军应利用更广泛的收集平台和方法来改善情报状况。联合全域指挥控制系统的基础是一个由各种网络组成的网络,再加上对数据和系统进行收集和管理的良好理论基础。

  在作战环境中,判断涉及将数据处理为支持行动的情报,以实现信息优势。联合全域指挥控制系统将通过使决策者了解来自不同领域的数据之间的相互关系及其对联合部队活动的影响,从而大大改善感知和判断阶段。但是,判断能力不仅仅需要技术解决方案。空军官兵将需要利用当前的系统来将数据快速处理为信息,并实现信息发布扁平化。以一种一体化但又分散的方式进行战斗需要鲁棒、韧性的通信结构。传统的通信结构依赖于高度集中的通信节点,而这些节点还充当指挥控制节点。现代通信结构依赖于多个同步路径。这种分散的性质使他们在面对攻击时更加鲁棒、更有韧性,但可能会与传统的军事等级制决策和通信产生冲突。联合全域作战要求访问所有层面的信息。只有当领导者能够确定哪些行动适合战役和战略目标,并且可以检测到何时场景变化导致支撑指挥官意图的假设无效时,动态全域适应才能成为可能。

  集中控制与分散执行是空军条令的重要宗旨(第1卷),也是联合空中作战指挥与控制(C2)的重要宗旨(JP 3-30,联合空中作战)。这是联合空军通过任务型命令 执行任务式指挥 的方式,与否定式指挥 类似。在最近的作战中,已经强调集中控制以分散执行为代价。二十年来相对无可争议的优势和不断增强的通信能力导致大多数空军军队在分散作战方面经验不足。即使是强大的联合全域指挥控制系统,也无法保证在对抗环境中持续提供反馈。联合全域作战需要更广泛地应用分散执行、更多地下放权限并且更少地依赖对任务集中规划和指导。

  “在未来的冲突中,联合部队肯定会在竞争环境中作战。我们要做好准备在低级别的指挥与控制环境中执行任务,在这种环境中,将必须提供清楚描述且具有前瞻性的指挥官意图。至关重要的是,高级领导者必须为我们的指挥官提供有条件的授权,将权限下放到能够胜任的最低级别,并允许进行否定式指挥来承担适当的风险,同时努力争取实现明确指挥与控制。”

  一种能够实现分散执行的工具是有条件的权限矩阵,其中指定了在作战之前将权限下放给下级的必要条件。有条件的权限矩阵包括诸如工作优先级、持续时间和资源之类的考虑。有条件的权限让指挥与控制过程能够在竞争、低级别的条件下发挥作用。但是,即使是最强大的有条件权限矩阵也无法涵盖所有可能的情况。为了实现分散执行,指挥官必须清楚地传达意图,并且应授权下级在没有进一步指导的情况下根据该意图采取行动。任务式指挥、任务型命令和否定式指挥都是执行联合全域指挥控制的有效策略。

  在联合全域作战中,支援/被支援的关系可能会在一次交战中在不同部队之间以及跨领域之间快速轮换。当前对相对静态的支援/被支援关系的条令层面理解可能不足以应对未来的作战。当前在各部门和各领域之间嵌入联络元素的做法尚不能实现联合全域作战所需的作战速度或范围。在联合全域作战中,各领域的部队应派遣永久性成员到联合全域作战中心。这将促进各领域部队中支援/被支援角色之间的快速过渡。

  联合全域作战的目标是融合所有领域的效果,以获得持续优势。这会给对手带来多重困境(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对手做出什么选择,我们都能占据优势)。联合全域作战目标确定应利用动能和非动能能力,在时空关键点上融合致命和非致命效果。目前,各职能部门(陆、海、空)在联合部队指挥官级别同步其目标确定周期,而太空和赛博空间部队执行各自独立的目标确定周期。联合全域作战将需要融合规划周期,以集成和同步各领域中的感知、目标选取和执行。为了保持节奏,参谋人员必须具备作战灵活性,以观察和判断出现的新机遇,迅速做出决策,然后在所有领域采取行动。

  为了实现联合全域作战,空军必须具有支援流程,以在竞争战场上持续保障作战,这是全球一体化作战的组成部分。

  随着对手掌握更强的感知能力并提高对任何固定位置发动进攻的能力,友军的人身防护将变得更加困难,这包括从高超音速武器等尖端能力到相对简单的武器(例如神风特工队的无人机)等一系列威胁。

  在战场上掩藏部队的身体和数字特征将越来越困难。即使是不成熟的对手也将能够利用无处不在的感知能力(通过单独持有的手机、传感器的分布式网络、商业通信网络以及社交媒体报告)。包括远程导弹和无人系统在内的威胁系统越来越有能力使前沿基地的资产面临风险。这些挑战需要对伪装、隐蔽、军事欺骗的经典实践进行重新构思,并将这些原则扩展到所有作战领域。

  敏捷的基地是一种至关重要的防护能力。未来的冲突要求空天部队从需要时的分布式部队部署、编组、集结开始,然后分散进行重组、重新武装和修复。空军目前以这种方式从有限数量的固定基地遂行作战。增加分散选项而不限制资产有效性是联合全域作战的关键推动力。

  赛博空间和电磁频谱战防护仍然是关键推动力。失去机密性、完整性和数据可用性将对联合全域作战造成阻碍。联合全域作战资产的人身防护、赛博空间和电磁防护必须在作战之前进行规划,并且可能需要专门的防护能力。

  联合全域作战的另一个挑战是持续保障一支部队以不断让敌军陷入困境的规模和范围进行作战的能力。空中力量必须能够迅速攻击对手的弱点并利用各种机会。由于预测将在何处发生机会的能力有限,后勤灵活性必须反映作战的灵活性。

  联合全域作战能力应使用强度较低的持续保障流程和资源来发挥作用。系统必须简单、模块化且可在前沿阵地进行维护。联合全域作战要求转变当前对静态基础结构、集中控制的高效后勤,高度专业化的维护设备和材料以及大型承包商和支援性人力的依赖。空军需要能够在不依赖大型固定基础设施的情况下,从远距离提供持续保障的能力。

  必须优先考虑效能而不是效率,以产生不依赖于集中式后勤的自适应能力。分布式作战需要物资供应分配有冗余,并有计划地规划供应物流链的松弛程度,从而使作战独立于集中式物流链和枢纽。当前依赖于承包商专有解决方案的持续保障、维护和后勤模型在竞争作战条件下将不可行。开发和使用敏捷、响应迅速且可快速部署的机动后勤至关重要。有持续保障的作战将需要预先交付、在前沿基地隐藏的关键物资以及在作战区域内移动和补给所需的基本基础设施。局部行动自由将需要有局部后勤保障。

  最后,从一开始就整合所有领域规划的工作会受到线性后勤现实的限制。结果,执行将始终取决于后勤的位置。这将包括让指挥官有时间了解相互竞争的优先级,并在为其提供支援的资产有限的情况下,在多个同步作战之间做出分配决策。

  联合全域作战需要改变美国空军的思维和作战方式。本条令说明将为相关的和具有前瞻性的联合全域作战条令提供信息,并提供一种机制,快速发展空军条令,以适应不断变化的安全环境。· 科技频道 IT业界 国内IT_中网资626969资料网站